大众健康之窗
专家访谈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园地 > 专家访谈
“全国爱肝日”丨让我们“肝胆相照”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24-03-18 20:34:02 热度:450

  新华网哈尔滨3月18日电 3月18日是第24个“全国爱肝日”。肝脏是人体重要的消化器官。近年来,我国肝脏疾病的发病率一直居高不下,需要引起各方的高度重视。肝炎,肝硬化,肝癌,一旦发展为终末期,肝脏移植手术是唯一有效的治疗手段。肝脏移植手术是医学界公认的难度最大的器官移植手术之一,被称为“医学皇冠上的明珠”。


  此次,“读懂龙江·新华访谈”栏目邀请到黑龙江省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普外科六病房、肝脏外科主任邰升教授,和普外科党总支书记,普外科一病房、胆胰外科副主任钟翔宇教授,请他们为网友分享那些“肝胆相照”的从医经历和感悟。


00-0000.jpg

邰升教授做客“读懂龙江·新华访谈”栏目。新华网 才萌 摄


  新华网:首先请问邰升教授,今年的“全国爱肝日”哈医大二院组织了哪些相关活动?


  邰升:今年“全国爱肝日”的主题是“早防早筛,远离肝硬化”。在“全国爱肝日”当天,哈医大二院感染科联合普外科和消化内科共同举办大型义诊活动,免费初筛乙肝表面抗原和丙肝抗体,积极向大众宣传肝纤维化和肝硬化的知识,倡导健康的生活方式,提高公众对肝脏健康的认识和自我保护意识,了解肝硬化的危害和预防方法。


00-0000.jpg

钟翔宇教授做客“读懂龙江·新华访谈”栏目。新华网 才萌 摄


  新华网:都说肝脏移植手术是医学界公认的难度最大的器官移植手术之一,对于普通人来说很神秘,请钟翔宇教授为我们介绍一下哈医大二院肝移植的相关历史。


  钟翔宇:说到医大二院的移植手术,其实是一个历史渊源很长的学科。早在1959年,我们医大二院的赵世杰教授在全国率先开展了狗头移植术,其主要目的是验证体循环,带动心脏外科发展,带动器官移植学科的发展。1974年,高治忠教授主持了黑龙江省第一例肾脏移植手术。1992年,我们心脏外科的夏秋明教授开展了全国第二例心脏移植手术。1997年,我的导师韩德恩教授开展了黑龙江省第一例肝脏移植手术。这么多移植手术的成功,使哈医大二院迅速在全国范围内的移植领域取得了领先优势。


  2015年以后,随着国家器官移植政策的调整,我们医大二院在普外科主任崔云甫教授带领下重新开始肝脏移植手术。2021年,我们医院重新获得了国家肝脏移植器官的资质,并在近两年中开展了很多例肝脏移植手术,包括经典肝移植手术、背驮式肝移植手术。除此之外,我们还开展了半离体肝切除+自体肝移植、全离体肝切除+自体肝切除、全国首例废弃肝脾窝移植、劈离式肝移植、亲属活体肝移植等,这些移植手术的开展使我们的技术水平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患者不需要去北上广等地求医问药,在黑龙江省就可以享受一流的医疗服务。


  新华网: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近两年,哈医大二院在专业领域的创新术式方面做了很多的努力和工作。下面,请邰升老师从专业角度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些创新术式的优势和特点是什么?对患者有怎样的意义?


  邰升:从器官移植领域来讲,无论经典手术还是现在的创新术式,我们都是紧随着国内国际的前沿技术去做的。在此基础上,我们也有一些自己的突破。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我们哈医大二院做的以往相对比较少的劈离式肝脏移植,最主要特点就是说在肝脏移植供体非常紧缺的时候,我们将一个供肝劈成两个,就可以挽救一个成人和一个儿童,或者挽救两个体重比较小的成人。我们哈医大二院去年成功完成了一台劈离式肝脏移植手术。


  再举个例子,比如我们做了一些“废弃肝脏”的肝移植,利用了一个废弃的肝脏来救一个危重病人,对于未来医学发展的意义更大。一些良性肿瘤的病人,我们要给他(她)切除一部分肝脏,这部分对于有病的供体来讲,可能是一个废弃的肝脏,但是对于一个危重的肝衰病人或者中末期肝病的病人来说,就可能给他(她)提供了一个生存的机会。去年我们医大二院做了两例废弃肝脏的再利用移植手术。


  再前沿一点,我们还可以做一些活体肝脏移植,比如一些亲属之间的捐赠,父母去挽救中末期肝病的孩子,或者兄弟姐妹之间、夫妻之间,甚至在三代以内的亲属都可以捐赠,而且会有很好的术前准备时间。


  新华网:两位老师从事肝移植事业这么多年,为众多肝病终末期患者带来了生的希望。请两位老师分享一下令您印象深刻或者很有触动的一件事。


  邰升:肝脏移植治疗的是终末期肝脏衰竭、几乎没有任何其他办法来挽救的病人,这个病人在做肝脏移植之前,可能会走到生命的尽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了一个崭新的肝脏,让他重新唤起生的希望,对一个人或一个家庭来讲,都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我们去年做了一例“废弃肝脏”的肝移植手术,同时也做了一例活体肝移植手术,都来自于一个活体的供体。“废弃肝脏”的肝移植是当时在我们病房住院的一位老师,他是血管瘤病人,我们告诉他,切掉的左外叶除了血管瘤可能还有一部分正常的肝组织,这部分肝组织对他来讲不是必须的,但对于另外一个患者来说可能是救命稻草。


  当时病房正好有一位肝衰非常严重的病人,恰好血型能够匹配,而且体重比较小,我们评估以后觉得这个“废弃肝脏”对他来讲非常难得。当时和钟翔宇老师一起带领团队为患者完成了国内首例利用“废弃肝脏”进行脾窝异位辅助肝脏移植手术。


  其实,作为供体的血管瘤患者是可以拒绝的,但他没有任何犹豫,他觉得在治好疾病的同时,如果还能够挽救另外一个病人的话,他会非常开心,是另外的收获。所以,我们医院也给他做了更加精心的手术准备,给予他更多的照顾。病人恢复得非常好,出院前我们给供体患者一个承诺,他作为我们肝脏外科或者移植外科的终身VIP,任何的事情我们都会去照顾,因为他在治疗自己疾病的同时无私地挽救了另外一位患者,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故事。


  如果从亲情来讲,活体肝移植手术更让人印象深刻,因为中国的很多父母在挽救孩子的时候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去年新年期间,我们的一个小患者病情非常严重,肝衰昏迷等待肝移植,他的母亲自愿切除自己的半个肝脏来挽救孩子,让我们印象非常深刻。包括ICU(重症监护室)、麻醉科、手术室、儿科,医院几乎动用了所有的科室共同来救治这个患儿。


  钟翔宇:作为一个移植外科医生,我们经历了很多事情,有喜悦也有很多彷徨、挣扎,甚至力不从心。借此机会我想跟大家谈一下器官捐献的问题,因为大家知道有一句话叫“没有捐献,就没有移植”,所以说国家为了器官捐献事业,特地成立了OPO组织,就是器官获取组织。对于器官捐献者来说,捐出了自己的肝脏、心脏或者其他脏器,这是一种无私、大爱的奉献。对于脑死亡患者来说,如果他(她)的心脏还在这个世界上跳动,他(她)的肝脏和肾脏还在默默地工作,他(她)的角膜通过协助别人的眼睛能够继续看到这个世界的光明,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如果我们上升到这个角度来说,作为脑死亡患者,能够捐出自己的器官就是一种生命的接力。


  我希望,媒体能够呼吁更多的人,在患者发生脑死亡后捐出器官,在我们的社会上产生良好的正向宣传。


  新华网:邰升教授,我得到了一份手绘的肝脏移植手术记录,听说是您亲自手绘的,请您给我们分享一下。


  邰升:这个手绘就相当于是一个手术记录。因为做这种相对比较复杂一点的肝脏移植手术,我们也可以把术后的手绘称为外科医生对手术的一个复盘。自己对手术关键的部位、关键的一些步骤,是一个很好的记录,提示我们在手术过程当中有哪些需要改进的技术瑕疵,也是医生之间交流的很好资料。


  新华网:最后想请两位老师为我们科普一下,如何预防肝脏疾病的发生?什么样的患者需要肝移植?


  邰升:如何预防肝脏疾病我们国家做得已经非常好了。比如:乙肝疫苗的接种,做乙肝五项的筛查,都可以发现一些早期的阳性病人。早期有病毒感染的病人,可以通过吃药去控制,通过打乙肝疫苗去控制。近二十年,我们国家乙肝病毒携带者已经大幅度减少。


  另一方面,大家要注意饮酒和肥胖的问题,这几年,虽然乙肝、丙肝在下降,但是酒精性肝损伤、脂肪性肝损伤在增多。再发展下去也会引起肝癌或产生并发症,成为终末期肝病的诱因。建议大家合理饮食、控制肥胖、减少饮酒,预防大于治疗。


  钟翔宇:如果肝脏疾病已经进入了终末期,患者会出现大量的腹水,或者有呕血发生,或者有肝心脑病发生,就适合做肝脏移植。如果想要做肝脏移植,就可以到哈医大二院来挂号、登记,肝脏移植的患者都是在互联网上进行登记,然后才能到OPO组织排号,以肝脏功能的好坏来排序,获得珍贵的供肝资源。


  新华网:再次感谢两位教授的精彩分享,也在“全国爱肝日”来临之际,祝愿所有网友朋友都能拥有健康的身体。感谢收看本期节目,下期再会。(完)


(责任编辑:秋彤)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您是不是忘了说点什么?

0 条评论
最新新闻

于智敏

于福年

俞梦孙

张维波

杨 泽

于树玉

万承奎

陶国枢

胡维勤

产业园地
网站介绍 | 加盟合作 | 免责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网上投稿
Copyriht 2011 by www.jk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健康之窗网站版权所有
中国老年保健协会支持协办:中国老年保健协会养老健康科技创新分会
投稿邮箱:zgjkzc@sina.com QQ:492974624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50669京公网安备:11010502050669 工业和信息化部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京ICP备090470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