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健康之窗
专家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园地 > 专家论坛
陈少晖、张令威:推动实现银发经济高质量发展

来源:光明网 时间:2024-03-28 21:54:35 热度:367

  银发经济是解决老年人口面对现实问题,帮助老年人提升生活质量,共享发展成果,安享幸福晚年的朝阳产业。截至2023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逾2.97亿人,占比21.1%,预计2050年将达到三分之一以上,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银发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日益重要,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事关人民福祉。


  银发经济发展的驱动力


  发展银发经济是实现银发群体美好生活向往的现实需要。现代社会医疗技术突飞猛进,2019年我国平均寿命已经达到77.7岁,《柳叶刀》子刊预言,到2035年,我国大陆的平均预期寿命将达到81.3岁。经历了建国后的科技发展及社会保障制度的逐步完善,1962-1975年婴儿潮一代的“新老年人”陆续进入退休阶段,改变了中国老年人结构的同时,也影响了当下社会对老年人群体的固有印象。在养老观念上,更加注重自主、自立、自强。他们将养老视为个体的自主权,凭借个人储蓄、投资和社会性养老保障服务,通过对多元化养老模式的选择,譬如老年社区、居家养老、医养结合等,保持老年生活的独立性。在消费理念上更多的强调理性、多元、品质。“新老年人”见证并参与到1978年以来我国经济社会的历史性跃升,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实现了财富的累积,他们愿意尝试包括高端产品、旅游度假等新颖的消费方式,更加注重商品的品牌和品质,在满足需求的同时,保持合理的消费水平。“悦己”意识开始逐步觉醒,希望有多彩、有趣、有意义的晚年生活。与传统的老年人相比,“新老年人”追求多彩的生活,喜欢参与诸如文艺演出、健身瑜伽、棋牌比赛等文娱活动,乐于走出家门,探索世界积极参与社交活动,让晚年生活更加充实。


  发展银发经济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我国的老年人口规模和老龄化速度在世界上诸多国家中位居前列。2023年末,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达到2.97亿,占总人口比重的21.1%;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为2.17亿,占总人口比重的15.4%。预计到2035年左右,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突破4亿人口大关,在总人口的占比中超过30%,进入重度老龄化阶段。“新老年人”具有巨大的消费潜力,他们既是改革开放的参与者、建设者,同样也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国养老金体系经历了20多年的发展,截止到2023年底,基本养老保险覆盖率已经超过95%。自2005年开始,我国持续上调退休人员养老金水平,实现了“18连涨”。在享受着越来越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的同时,“新老年人”在改革开放中积累了丰厚的资产。根据2016年《中国老年社会追踪调查》显示,84.77%的老年人拥有自己的住房,城市老年人拥有住房的比例为87.75%,农村老年人有住房的比例约为79.97%。AgeClub咨询团队在《2020中国银行业老年金融创新趋势报告》中指出,在很多银行机构中,老年客户从用户数量上虽然只占30%,但是存款金额占比超过70%。有学者结合财富积累的年龄异质性研究发现,富裕的老年人分到了越来越大的“蛋糕”,财富有向老年人集中的趋势。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剧,银发经济份量日益凸显。目前我国银发经济规模在7万亿元左右,占GDP比重约6%,这与我国老龄化人口结构极不相称,因此,在长寿时代,银发经济是一片“蓝海”。


  银发经济发展的挑战


  在国家政策推动及老龄化现象凸显的共同驱动下,银发经济将进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研究指出,在人均消费水平高增速、人均消费水平中等增速的背景下,到2035年,我国银发经济规模预计分别可达GDP比重的10.9%、9.6%。在此阶段,银发经济发展进入成熟发展阶段,充分实现“银发”产品多样化、产业集群化,配套服务体系更加健全,成为实现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驱动力。然而,作为新兴经济领域,我国银发经济发展仍然面临诸多问题与挑战。从市场的角度看,一方面,“银发”产品种类较为单一。目前中国市场可见的“银发”产品仅有2000余种,约占全球“银发”产品种类的3%。另一方面,“银发”产品供给结构畸形。市场上“银发”产品多集中在医疗和养老领域,对老年人的精神追求和社交等个性化需求的关注不足,特别是有关老年人教育、培训和旅游等方面的产品和服务供给严重不足。从社会保障的角度看,一方面,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凸显,人口结构中劳动人口比例不断减少,降低了养老保险的缴费基数,加剧了养老保险基金的收支矛盾。另一方面,现行的医疗保障制度是基于年轻人口结构的基础上建立的,在老龄化社会中,银发群体则呈现慢病管理、多病共存的特征,社会医疗保障制度面临结合现行的居民疾病谱和健康服务模式进行改革与完善的压力。


  着力护航银发经济发展


  强化银发经济发展的政府引领。一方面,加大宣传力度,增强社会认知。银发经济是当前中国经济的一个新的增长点,抓住银发经济发展的培育期,不仅可以为广大人民,尤其是老年人的及其照料者提供更加便利的条件,还为我国经济发展增添新动能。因此,必须通过多种方式及途径的宣传引导来改变当前社会对于“养老”的认知误区。当前,我国互联网普及率高达77.5%,网民规模达到10.92亿人,人民群众通过互联网时刻关注着国家的一举一动,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应当积极通过互联网向人民群众宣传我国应对老龄化的战略方针、政策意见,使广大网民正确认识我国的老龄化趋势所带来的挑战与机遇,激发社会力量参与到老年事业的积极性与主动性。同时,完善政企沟通联系机制,重视民营经济在银发经济发展中的作用,推动银发经济政策、资金、信息等直达快享。另一方面,加强市场监管引导工作。首先,要加强对保健、养老服务和教育等相关产品与服务的监督与管理,推动行业标准化试点示范项目的创建工作和行业团体标准化建设,规范“银发市场”行为,对涉老产品和老年人服务机构质量进行监督检查,严厉查处制售假冒伪劣涉老产品等侵害老年人权益违法行为。其次,加强对“银发群体”的普法教育,由法制部门牵头成立宣传小组,联合街道、社区,定期向“银发群体”开展有关“保健品”、“旅游”、“金融”等领域的诈骗案例讲解,提高“银发群体”的防范意识,减少诈骗时间发生,为“银发群体”营造安全可靠的消费环境。


  优化“银发”产品与服务的供给体系。首先,推动银发产业集群化、集聚化发展。根据2024年初印发的《关于发展银发经济增进老年人福祉的意见》指出,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等区域规划布局10个左右高水平银发经济产业园区,推进产业集群发展,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在改造提升传统产业的同时,结合“新老年人”的消费理念,培育壮大新型产业,实现产业园区涉及互联网+养老、养老照护、康复护理、老年体育等多领域发展。其次,提升银发经济领域产品及服务的精准性。针对消费理念逐步年轻化的“银发群体”,其需求呈现出多样性和独特性等特点,企业与生产厂商应对其购物消费进行全面的分析,依据不同年龄阶段、不同身体状况及不同收入等对不同弹性的“银发市场”需求进行调查,丰富“银发产品”类型,根据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来制定自己的生产策略。最后,大力培养养老服务人才队伍。针对当前银发经济发展情况,应积极拓宽养老服务人才来源渠道,确保多样化的服务人才供给,培训机构、高校可以与企业、社区对接进行联合培养,加强专业教育培训,大力发展养老服务职业教育。同时,要完善人才保障激励制度,提高养老服务人才薪酬保障水平,通过技能竞赛、选树典型等活动,有效提升养老服务人才职业尊崇感和社会认同感。


  完善“银发经济”发展的支持体系。第一,强化科技支撑。推动银发经济发展,离不开科技创新的驱动力。在智慧健康养老新业态方面,要注重运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数字技术等采集汇总养老服务资源和老年人服务需求,采用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来优化养老场景,探索新的技术背景下的养老解决方案。在抗衰老产业方面,深化皮肤衰老机理、人体老化模型、人体毛发健康等研究,加强基因技术、再生医学等在抗衰老领域的研发应用,推动生物技术与延缓、治疗老年病深度融合,开发老年病早期筛查产品和服务,提高老年人健康水平,释放长寿红利。第二,强化金融支撑。金融是银发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桥梁。一是要发挥金融对促进银发消费的积极作用。金融机构要依法合规发展养老金融业务,提供养老财务规划,大力发展支持多层次、多支柱的养老金保值增值的金融产品,进而提升老年群体的养老保障水平和支付能力,释放个人消费潜能。二是要发挥金融对实现产业融合发展的驱动作用。譬如,结合当前我国布局设立的10个左右高水平银发经济产业园区,鼓励当地政府与银行机构合作,设立银发产业发展引导资金,在此基础上积极采用REITs新型投融资模式,利用国由资产作为杠杆,盘活存量资产,吸引社会资本投入园区开发建设、产业投资等业务。第三,协调推进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建设。以养老保障体系兜底的“银发群体”的购买力,是推动银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财源保证。我国目前初步构建起了以基本养老保险为基础、以企业(职业)年金为补充与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相衔接的三支柱养老金体系。在老龄化形势下,一方面应以全民参保计划为基础,继续推进扩大社保覆盖面,尤其是尽快将大规模的流动人口、灵活就业群体和新就业形态群体纳入保障,实现“应保尽保”。另一方面,要强化企业(职业)年金,基于试点经验推广个人养老金,注重提高企业(职业)年金和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商业养老保险的目标代替率。此外,还要增强风险防范意识,借鉴OECD国家的经验,明确监管机构之间的合作机制,确立明确的职责分工,将二、三支柱纳入一体化监管,通过互相合作与协调,提高监管效率。第四,完善社会医疗保障制度。一方面,加快建设康复医院、护理院,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康复护理、健康管理等能力,完善养老照护服务,引导地方对养老机构普通型床位和护理型床位实行差异化补助,提升老年人照护服务能力,增设认知障碍老年人照护管理区。另一方面,结合银发群体在健康促进、健康教育、长期照护、心理慰藉等需求,加快完善与居民疾病谱和健康服务模式相衔接的医疗保障制度。


  发展银发经济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既利当前又惠长远。要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坚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推动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更好结合,在银发经济领域培育高精尖产品和高品质服务模式,实现银发经济高质量发展,让老年人共享发展成果,安享幸福晚年,不断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张令威(福建师范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


  陈少晖(福建师范大学经济学院 教授 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秋彤)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您是不是忘了说点什么?

0 条评论
最新新闻

于智敏

于福年

俞梦孙

张维波

杨 泽

于树玉

万承奎

陶国枢

胡维勤

产业园地
网站介绍 | 加盟合作 | 免责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网上投稿
Copyriht 2011 by www.jk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健康之窗网站版权所有
中国老年保健协会支持协办:中国老年保健协会养老健康科技创新分会
投稿邮箱:zgjkzc@sina.com QQ:492974624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50669京公网安备:11010502050669 工业和信息化部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京ICP备090470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