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香港大屿山幼儿园爆发手足口病 ·只有医生知道的血管健康书 ·媒体聚焦:健康服务业发展 ·媒体聚集:恒天然“毒奶粉”事件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中国健康之窗
| 健康新闻 | 专家园地 | 养生保健 | 疾病防治 | 健康饮食 | 医疗器械 | 健康产业 | 卫生法规 | 展会信息 |
| 两性健康 | 医院在线 | 健康书屋 | 品牌展示 | 美容减肥 | 供求信息 | 寻医问药 | 健康文摘 | 书画养生 |
北京 | 天津 | 黑龙江 | 湖南 | 湖北 | 山东 | 江苏 | 安徽 | 河北 | 河南 | 广西 | 山西 | 吉林 | 江西 | 浙江 | 香港 | 海南
上海 | 重庆 | 内蒙古 | 四川 | 广东 | 贵州 | 云南 | 陕西 | 甘肃 | 宁夏 | 青海 | 辽宁 | 福建 | 西藏 | 新疆 | 澳门 | 青岛
大众健康之窗 >> 专家园地 >> 专家访谈 >> 内容
对话胡庆澧:临终关怀绝不是帮医生“甩包袱”
来源:健康报 | 类别:专家园地 | 点击量:

本报记者 余运西

胡庆澧:世界卫生组织前副总干事、国际生命伦理委员会委员。

  “发展临终关怀事业,医生的责任不是轻了,而是重了;对医生的要求不是低了,而是高了。为医者只有学识、经验、智慧三者兼备,才能做好临终关怀工作。”
  对话背景:临终关怀话题越来越受到社会的瞩目。不久前,上海举办了临终关怀伦理与实践国际研讨会,共有来自美国、比利时、澳大利亚、伊朗、日本等8个国家的专家学者,以及国内300多位从事临终关怀的研究者和工作人员踊跃参会。那么,此次会议触碰到了哪些热点问题?临终关怀事业怎样才能冲破传统观念和固有体制的羁绊?医生的临终医疗决策如何凸显公平公正以及病人尊严?对此,记者采访了此次国际研讨会的主席、世界卫生组织前副总干事、国际生命伦理委员会委员胡庆澧教授。
  临终关怀是在尊重病人的基础上,既不加速死亡也不延缓死亡
  记  者:此次您担任主席在上海举办临终关怀伦理与实践国际研讨会,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
  胡庆澧:如果我们进入医院的病房,特别是老年病人、危重病人多的病房,就不难看到好些终末期病人非常痛苦。他们不能吃饭、说话,意识模糊,实际上已不可能治愈,却还在不惜代价接受抢救,有的身上还插着好几根管子……这种状况让病人、家属以及医务人员都很纠结。面对不断增加的、棘手的临终病人的医疗和照护问题,早在1976年,英国人桑德斯博士创办了世界上第一家临终关怀机构——圣克里斯多弗关怀院。在它的门墙上,刻着一段名言:“你是重要的,因为你是你。即使活到最后一刻,你仍然那么重要。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帮助你安然逝去。但也会尽一切努力,让你活到最后一刻。”这段话极好地说明,临终关怀是在尊重病人的基础上,既不加速死亡也不延缓死亡。
  更重要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在1990年开始了缓解癌症疼痛和姑息治疗的规划,以推动临终关怀的发展。到2011年,全球已有大约300万患者(绝大多数是临终患者)在接受姑息治疗。今年1月,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姑息治疗联盟发表了《临终姑息治疗全球地图集》。令人遗憾的是,这个图集中缺乏中国的资料。我们倡导举办此次以临终关怀为主题的会议,就是想填补这一空白,促进我国临终关怀事业的发展。
  记  者:临终关怀近年来受到越来越多的中国病患及家属的关注,其背后是中国人口老龄化加剧以及家庭结构小型化的演变。发展临终关怀事业,需要突破传统观念的束缚以及各种障碍。此次国内外专家学者齐聚一堂,触碰到了临终关怀中的哪些问题?
  胡庆澧:全世界约有2000万需要接受临终关怀的病人,这还不包括中国的需求。我国有大约1.7亿60岁及以上的老人,且多数家庭只有一个孩子,家庭对外部支持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有人说,在ICU病房的“每一次心跳,每一口呼吸,可能都意味着倾家荡产”。这话或许有些夸张,但确实让我们看到了晚期病人身上发生的巨大的、无意义的消耗。世界范围的统计显示,2011年有300万患者接受了姑息治疗,但大多数集中在高收入国家。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临终关怀传入我国,但总的来说进展缓慢,困难重重。我国的体制、人才、技术、观念等方面,都与临终关怀的要求有诸多不契合,甚至有严重冲撞之处。比如,能不能将其纳入医疗保障体系?如何在医生、病人和病人家属之间有效沟通?这些问题都相当复杂而敏感。
  全方位的沟通对临终关怀来说必不可少
  记  者:在中国,临终关怀就像是一个走不出的怪圈:医护人员不敢给临终者关怀和提醒,临终者也对死亡缺乏成熟的认识;患者不相信医生作出的临终判断,医生在某种程度上又遭受着不公平的指责和不应有的质疑。您如何看待这一困局?
  胡庆澧:临终关怀深刻地触动、变革了两种观念:一是对疾病和治病的观念,二是对生命和病人的观念。长期以来,治病救人被视为医学的天职和目的,治愈疾病成为好医生有本事的标志。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公众对医学的期望越来越高;一些医生也自许甚高,认为疾病总能被征服。然而,严峻的现实是,不管医学如何发展,有些疾病是治不好的,有些病人是康复不了的。因此,像姑息治疗、无效医疗这样似乎与医学不相容的概念不仅提出来了,而且逐渐被接受和推行。同样,我们一直教育、要求医生全力救治病人,延长病人生命,哪怕一分钟也好,否则便是失职、无德。可正如巴金老人曾感叹的那一声“长寿对我是一种惩罚”,对那些不可逆转的临终病人,我们要不要尊重他们的愿望,让他们安详地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显然,临终关怀完全可以得到伦理的辩护,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种表现,也是一项社会公共事业。
  记  者:欧洲委员会5月5日发布了《临终医疗决定程序指南》,指出“对于相当一部分临终患者来说,最根本的问题是如何减轻身体和精神的痛苦,保证其生存质量,让他们保持尊严”。《指南》还强调,是否放弃治疗,或从积极治疗转为姑息治疗,是个综合性决定。“这首先取决于医生基于科学诊断提出的理性建议,以及患者本人的意愿。”在您看来,此举对推进临终关怀是否有所助益?
  胡庆澧:我非常赞同这一指南。临终病人是有严格条件或标准的,必须确诊其患有无法治愈、不可逆转的严重疾病(主要是癌症),预期寿命在6个月、3个月甚至一个月之内。这就需要医生进行认真、细致、科学的诊断,并提出明确的建议。因此,临终关怀绝不是帮医生“甩包袱”、“撂挑子”,推脱责任。不妨说,发展临终关怀事业,医生的责任不是轻了,而是重了;对医生的要求不是低了,而是高了。为医者只有学识、经验、智慧三者兼备,才能做好临终关怀工作。
  当然,还必须有患者及家属的知情同意。知情同意被公认为是保护受试者和患者的一根重要支柱。临终关怀牵涉是积极抢救治疗还是姑息治疗、安宁照护,关系到患者的生死存亡这样重大的问题,当然需要患者及家属的理解和同意。在此次研讨会上,好几位嘉宾不约而同地谈到医生、患者和家属的沟通,强调顺畅的、全方位的沟通对临终关怀来说必不可少,建议提升沟通的规范和艺术。在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临终关怀事业希望得到政策和法律的支持
  记  者:上海是国内最早推行临终关怀的城市之一。早在1988年,上海南汇县诞生了中国第一家机构型临终关怀医院。近年来,上海又开始全面推行临终关怀,欲实现“生死两相安”。您长期关注上海的临终关怀事业,认为上海的做法有哪些值得推广?
  胡庆澧:上海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往往开风气之先。1994年,上海闸北区临汾街道医院在施永兴院长的带领下开设临终病房,坚持至今,被公认是上海乃至全国推行临终关怀的榜样。2001年,上海新华医院在李嘉诚基金会的资助下,以居家疗护为主,把临终关怀拓展到三级甲等医院。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上海市把临终关怀作为市政府的实事工程,选择18家社区医院作为试点单位,共设立226张机构舒缓疗护床位,采取“五位一体”,即政府主导、部门推进、医护实施、社会介入、义工参与的方式,效果很好。2014年,试点将扩展至61家医院、1000张床位,争取3年内实现临终关怀全覆盖。
  上海的做法无疑与人口老龄化的压力密切相关。据最新数据,2013年上海60岁及以上老人高达387.62万,占户籍人口的27.1%,为全国之最,进入“深度老龄化”阶段。每年新增的癌症患者8万多,死于癌症的病人3万多,可见临终关怀服务的缺口多么巨大!但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观念的更新和变革,那就是把临终关怀看做造福百万老人和他们家庭的民生工程,下定决心、不怕困难地实施。
  记  者:在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推广临终关怀,还有哪些瓶颈待破?
  胡庆澧:通过对比国际和港台经验,我们也认识到上海的临终关怀服务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临终关怀服务专业队伍的数量、质量和待遇问题。临终关怀不仅需要精到的医术和护理技术,还需要发自内心的关爱。上海的医疗力量虽然比较强,但临终关怀专业队伍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有较大的缺口。港台地区的临终关怀事业,宗教的深度参与和大量的义工队伍功不可没。在这方面,我们也要继续努力。此外,我们临终关怀的对象目前还限定为癌症患者,主要是老年患者。其实,一些非癌症患者、非老年患者也应给予临终关怀。让我高兴的是,上海儿童医学中心于2012年率先在血液肿瘤科开展了儿童舒缓疗护的实践和探索,并在我们的研讨会上介绍了他们的经验。有关把临终关怀服务纳入医保的问题,医护人员、患者和家属呼声都很高,都希望得到政策和法律的支持。(感谢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沈铭贤教授对此文的贡献。)

(责任编辑:秋彤)


分享到:
关键字: 对话胡庆澧:临终关怀绝不是帮医生“甩包袱”    2014-6-13 8:15:06
上一条: 专家详解:浅识周围神经病的诊疗 下一条: 没有下一个了
→相关文章

·对话胡庆澧:临终关怀绝不是帮医生“甩包袱”
·王一飞:解决医患矛盾,需要新的医学革命
·专家详解:浅识周围神经病的诊疗
·专家详解:近视的治疗及心得
·汤钊猷:癌转移观念在更新
·专家详解:帮“灰色人群”远离糖尿病
·主委访谈:胆囊不能“一刀切”
·唐振兴:对发展中国养老服务业的思考
·董文毅:中医脉诊里的误区 你入围了吗
·胡小琪:给孩子的食物要“挑挑拣拣”
→相关评论   ( 共 0 条评论,仅显示最新6条 )
  您的ip: 112.124.8.*



健康资讯 我爱会销网 春雨医生 纬达会销网 内蒙古新闻网医药频道 江苏网健康 大公中原健康 脊柱健康网 三九养生网 红网健康频道 凤凰网健康频道 女性时尚网 海南在线健康岛 仲景健康网 飞华健康新闻 糖人健康网 大公网健康 保健时报 新华网健康频道 慧聪制药工业网 社区健康 荆楚健康网 四川新闻网健康频道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国家卫计委 中国老年保健协会 中国保健协会 中国蜂产品协会 中国健康旅游网 海南肿瘤网 中国企业报道医疗医企 中国品质信用认证管理中心 CNTV健康 大众健康之窗
网站介绍 | 加盟合作 | 免责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网上投稿
Copyriht 2011 by www.jk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健康之窗网站版权所有
协办:中国保健协会科普教育分会 投稿邮箱:zgjkzc@sina.com  QQ:492974624 中国健康服务产业联盟(Q群:159608107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657 工业和信息化部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京ICP备09047049号 浏览本网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